微塑料通过食物链送回来人类自食海洋垃圾

时间:2020-07-09 作者:

微塑料通过食物链送回来人类自食海洋垃圾微塑料通过食物链送回来人类自食海洋垃圾微塑料通过食物链送回来人类自食海洋垃圾微塑料通过食物链送回来人类自食海洋垃圾微塑料通过食物链送回来人类自食海洋垃圾微塑料通过食物链送回来人类自食海洋垃圾微塑料通过食物链送回来人类自食海洋垃圾微塑料通过食物链送回来人类自食海洋垃圾微塑料通过食物链送回来人类自食海洋垃圾

海洋塑料垃圾问题越渐严重,大家别以为它只影响海龟、海豹、鲸鱼等海洋生物而事不关己,事实上它已悄悄地以肉眼看不见的塑料微粒,透过食物链回到人类身体,埋下健康危机。

去年杪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召开的第26届欧洲肠胃病学联合会年会上,研究人员发布惊人调查结果,证实在人类粪便里发现塑料微粒,它除了来自塑料包装,也与人类所吃的海鲜脱不了关係。

意识到塑料垃圾的巨大忧患,槟州政府自多年前推动垃圾源头分类、减少塑料袋使用量等相关政策,并把关沟渠及河流,避免垃圾流入海洋。大家是否已调整生活习惯,携手应对这关乎本身健康及生活环境的问题呢?(CYL)

海底生物体内含微塑料

人类食渔产不自觉摄入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海洋与海岸研究中心总监拿督陈思憓博士接受《一週放大镜》专访时说,塑料暴露在光能及海浪作用下,将发生非生物降解,渐渐碎裂成肉眼看不见的微塑料(microplastics)及纳米塑料(nanoplastics)。

“一般人误以为大片塑料碎裂成小碎片就等于分解,其实不然,那只是非生物降解,从大片塑料变成小片塑料,从肉眼看得见的塑料变成肉眼看不见的塑料,其实依然还是塑料。”

她指出,微塑料及纳米塑料在海水漂浮或沉澱在海床或沾附在海草中,当鱼类、贝类等进食时就会把它一併摄入;当人类食用渔产时也会不自觉地摄入残留在海鲜体内的塑料。

她说,微塑料也是二噁英等具致癌风险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依附媒介,人们透过水产吃入微塑料时,也一併吃入这些有毒污染物。

陈思憓指出,全球海洋塑料垃圾问题越渐严重,联合国环境署预言,若目前的塑料使用和废弃管理方式持续,到了2050年,全球海洋的塑料垃圾将比海洋生物还要多。

“到时,渔民在海上捞到塑料垃圾的机率比捕获海鲜还高;恐怕我们那时所吃的寿司不是鱼生所做,而是用塑料袋包捲,内陷也是塑料垃圾,非常讽刺。”

人类活动频繁满布塑料

马六甲海峡垃圾密度高

陈思憓指出,综合多年全球海域展开的研究,我国半岛面向的马六甲海峡是海洋垃圾密度最高的海域之一。这是因为马六甲海峡人类活动频繁,地理及洋流因素也令垃圾容易囤积在此。

陈思憓引述发布于2013年的研究报告,马六甲海峡98.8%海洋垃圾为各类塑料;塑料袋、塑料瓶、保丽龙、吸管等塑料包装佔其中93.3%;也属于塑料製品的渔网及渔绳则佔1.4%。

“马六甲海峡的海洋垃圾有的从孟加拉湾、泰国海域及印尼漂来,但也不乏我国人民所丢弃。”

她指出,海洋垃圾源头包括不负责任的民众、小贩或工业业者把垃圾或废料丢在沟渠、河流或海岸,再流进大海。另外,一些渔民也惯性把损坏的渔网直接丢入海里。

“槟城位于马六甲海峡,是海洋垃圾受害者也是‘贡献者’,不得不关注塑料海洋垃圾问题。海洋垃圾不仅破坏海洋生态,冲击渔业及旅游业,也将影响人民健康。”

理科大学海洋与海岸研究中心早前在槟岛3个沿海处,即属于涨泥滩的浮罗勿洞、属于粗沙沙滩的大沙埔及中幼沙沙滩的直落阿林考察,发现包装塑料是最普遍的塑料垃圾。

陈思憓认为,当局亟须透过教育和执法,纠正民众使用及丢弃塑料的思维;民众也需自觉调整生活习惯,比如拒绝过度包装;政府需与区域国家和国际社会合作,携手解决这跨国界问题。

养殖场每天捞到塑料袋

海滩污染影响海龟量

槟州渔业局总监诺莱莎指出,槟城海域也面对海洋垃圾问题,海产养殖业者经常向该局投诉,指网箱养殖场每天都“收集”到不少塑料袋和宝特瓶,需每天运上岸。

她说,该局向来很注重海洋垃圾问题,因槟城海域不仅有海龟出没,也是饲养珍贵渔产的地方。若海水遭到海洋塑料垃圾等污染,也会影响渔产的素质。

“槟城海滩有海龟上岸产蛋,唯有清洁海滩才会吸引海龟产蛋。垃圾往往遭到海浪冲回海岸上,海滩受到污染后,海龟自然也不来生蛋,会影响槟城海龟量。”

据海龟属性,小海龟长大后会回到自己首次下海的海滩生产。在2017年,槟州共有30只母海龟上岸生蛋,成功孵化3406只海龟,但另有3208粒坏海龟蛋。

“海龟在海洋生态扮演重要角色,它以水母和浮游生物为食。若海龟数量减少,浮游生物及藻类将会过度繁殖,藻华(Algal Bloom)现象,导致水中鱼类及其他生物无法生存。”

她指出,槟城海滩经常可见有垃圾,东北县人口聚集,海岸发展蓬勃,海滩垃圾也比较多。她提醒,海洋塑料垃圾不容小觑,因它们足以影响海洋生态。

槟民多习惯自备环保袋

政府拟进一步控制用量

槟州绿色机构总经理陈美玲说,槟州政府自2009年推行无免费塑料袋运动,儘管初期有些不满声音,但不少民众如今已养成自备环保袋习惯,可见思维和习惯是可以改变的。

州政府于2009年7月开始落实每週一为无免费塑料袋日,2010年起提升为3天即每週一至三,到了2011年更落实全年无免费塑料袋,民众需付20仙才能获得一个塑料袋。

自2009年落实迄今,共有8个组别的商家必须配合,包括霸级市场、超级市场、百货商场、便利店、快餐店、油站内的商店、连锁店及西药行。参与的商家须定时缴付20仙的塑料袋费用,以纳入州政府除贫基金,至今已收到895万5484令吉。

槟州环境委员会主席彭文宝早前亦宣布,或从今年7月起推行每週一全面禁止塑料袋运动,即使民众愿意付费,商家都不会提供塑料袋,以进一步控制使用量。

在弹丸的槟岛,就有800名清洁工友,每天轮班在不同地区清理沟渠及河道,避免垃圾流入大海。

槟岛市政厅公共卫生及执照常务委员会交替主席王宇航说,乔治市饮食业者很多,也是商店聚集地,所以沟渠挖出的垃圾也比其他地区多。若公民意识高,保持环境清洁,市政厅无需花费大量人力去清理。这些清洁工友也可安排其他工作,不只是局限于清理沟渠及河道。